搏击俱乐部结局:泰勒越来越疯狂的行为让杰克无法忍受,他决定疏远泰勒,但是他所到之处,人们都认为他是泰勒,他开始反思自己是谁,泰勒又是谁,最终他发现泰勒就是他人性当中的另一面,他打算去自首,却被泰勒跟踪,二人打斗起来,杰克始终无法打中泰勒,最终他对着自己开了一枪,但是泰勒却变成被击中的人,化为青烟。 《搏击俱乐部》的故事并不比《心理游戏》和《返老还童》好,但大卫芬奇却将隐藏的说教变成赤裸裸的反抗,尤其是主人公典型的人格分裂,这使得影片一方面似乎面对着社会问题,另一方面又窥探着个人的内心,就好像它在精神层面上又高又陡一样,站起来。 大卫芬奇用魔法之手制作了这部“心理武术电影”。杰克是个失眠症患者。他找到了一种治疗自己的方法,就是调皮地参加各种治疗小组,向陌生人坦白,哭一会儿,然后就睡着了。忏悔属于自我暴露的伤疤。他们以穿透自己的方式寻求心理安慰,而对陌生人的忏悔只表明骷髅还在保护自己。他嘴上虚构自己睾丸癌参与治疗讨论,心里的另一个人格雷特开始在镜头中闪现。泰勒代表了一种能够证明自己并解决毁灭甚至自伤问题的力量。影片中虚构的人物泰勒在《搏击俱乐部》中扮演的角色非常犀利,非常离经叛道。 搏击俱乐部是一部黑暗而快速的电影。观众看的时候没有多少时间去想。但与其他同类电影不同的是,大卫芬奇的快速镜头切换不仅让观众感到无聊,而且有其独特的功能。整部电影中最令人兴奋的不是电影的内容,而是大卫芬奇如何将观众推入叙述者的“我”的脑海,迫使观众体验到生动而不由自主的“我”的感觉。这也为电影业讲述故事提供了另一种可能。